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拍卖知识 >> 正文

宋元明清历代大藏经鉴定指南

我要评论 来源:古籍  2017-8-26 12:48:01   浏览次数:
[导读]:汉文大藏经为大小乘佛教典籍兼收的丛书。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以后的千余年间,仅经录即近50种之多,流传至今尚有20余种,收录的经籍数量不等。

汉文大藏经为大小乘佛教典籍兼收的丛书。佛教传入中国内地以后的千余年间,仅经录即近50种之多,流传至今尚有20余种,收录的经籍数量不等。

各个时代编纂的大藏经,形式和内容互有不同。除房山石经外,宋代以前的基本上都是卷轴装帧的书写本。北宋开宝(968~975)年间,第一部木版雕印的大藏经问世后,历元、明、清至民国,共出版过木刻和排印本大藏经20种。

以下就各版藏经之系统及年代之先后,简述历代中文大藏经之雕版特点:

一、开宝藏:

宋太祖敕刊,於开宝四年(971)在蜀之益州(成都)开雕之木版印刷大藏经,至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於太平兴国寺内之印经院印刷完成。宋太祖开国后,敕令高品、张从信至成都开雕,共十三万版,為我国第一部大藏经。本藏共计四八○函,五○四八卷,一○七六部。每面五行,每行十五或十四字,每版二十五行。编号用千字文,為卷子本。

宋太宗曾将此藏赐赠日僧奝然(法济),奝然护持回日本,后在法成寺遭火焚毁,然由此敕版大藏经覆写之诸经,则留存在法隆寺与石山寺传世。此藏对日本佛教界之影响至巨。又当时高丽国王亦遣使至我国,请回此藏。从来汉文大藏中称為精审者,当推高丽藏再雕本,再雕本依初雕本,初雕本即依此一开宝藏為根据。本藏现仅存零本残页。

二、契丹藏:

契丹兴宗时(1031~1054)敕命在南京(即今北平)开雕,至道宗清寧九年(1063)或咸雍八年(1072)以前完成之大藏经。其年代约於宋版开宝藏雕成之后七十年。本藏共计五七九帙,包括开元释教录四八○帙、续开元录二十五帙,及宋朝新译经典、章疏、音义之类七十四帙。為梵夹本,纸薄字密,為古来大藏经版式最小者。由觉苑、蕴寂等人专任校勘之职。在燕京近郊之房山,继隋代静琬之遗业,补刻四大部之石经,即根据契丹藏完成者。

三、赵城金藏:

指金代雕印之大藏经。由山西潞州出身之崔法珍倡成,约自金熙宗皇统八年(1148)山西解州天寧寺开雕大藏经版会募刻,至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完成。乃完全由山西民间自资兴刻之大藏经。本藏计六八二函,六千九百餘卷,仍承袭北宋敕版大藏经系谱之卷子本形式,每行十四字,每面二十三行,在最前空白之处有经论名,「第□卷」、「第□张」、「□字号」等之细字刊记,具有与北宋版完全相同之形式。大定十八年,崔法珍将新雕之印本大藏经一藏进献金廷,此新雕藏经之版木,不久移至燕京之弘法寺接管,元太祖至世祖之际,补刻四分之一。

本藏久已散佚,民国二十三年(1934)於山西赵城县之霍山广胜寺弥勒殿内发现四九五七卷,為卷子本,殿内之发现物中,同时亦含有弘法寺之摺本。民国二十四年,上海影印宋磧砂版大藏经会曾集金藏中宋版所无之古逸章疏、史传、经录等,题為宋藏遗珍行世,共一二○册。

四、崇宁万寿藏:

又称福州东禪寺本、东禪寺本、福州本、闽本、越本。属私版。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由福州东禪寺住持真等人所募刻,至徽宗崇寧二年(1103)完成四八○函,敕赐「崇寧万寿大藏」。后陆续增刻开元以后入藏诸经,至徽宗政和二年(1112)已完成崇寧万寿大藏一副,共五六四函。

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慧明加以修补,孝宗乾道八年(1172)及淳熙三年(1176)均有增刻,共增刻三十一函。总计五九五函,六四三四卷。為梵夹本,每面六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三十行,每函附音释一帖。在卷首之三行至四行,例刻藏经题记,其题记之内容,依年代而有所不同,最早之年代為元丰三年。然大般若经六百卷,卷头无题记,卷末则刊有都劝首住持慧空大师冲真与请主参知政事元絳之名号。此后各藏版式及编次多仿此。本藏今仅存零本。

五、毘卢藏:

又称福州开元寺本、福州藏。属私版。係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一说政和五年),於福州开元寺,由本明、本悟、行崇、法超、帷冲、了一等人募刻开雕之大藏经。至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一说绍兴二十年),刻成五六四函。至孝宗乾道八年(1172),绍玉又追刻禪宗部三函。总计五六七函,六一一七卷,為梵夹本。其卷首之题记或卷尾题号下之千字文,及其折帖、装帧等,全与福州东禪等觉院本相同,唯版面较小,亦欠缺字函音释。此版藏经於南宋末度宗咸淳四年(1268),住持文迪曾予补刻版木,其印刷活动直迄元代成宗大德年间(1297~1307)。现存於日本之福州版,往往将东禪寺、开元寺二本混合成為一藏。

六、思溪圆觉藏:

又称湖州本、湖州版。為湖州思溪圆觉院所刻之私版。即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湖州(浙江吴兴)思溪王永从,及大慈院净梵、圆觉院怀深等募刻之大藏经。自来,日本称此版大藏经為南宋版一切经,但自知有福州版之后,将南宋版改称為湖州版或思溪藏,此即前思溪藏,盖始於北宋末年而成於南渡之初。

本藏计五四八函,五四八○卷,一四二一部(一说一四五三部),為梵夹本,版式与崇寧万寿藏相同,其特色在经论之首末均无题记与刊记,仅在全藏中之一、二处,有二页大小之绍兴二年四月之刻藏题记附註,又经论各帖之末尾均有字音释註记。此藏与资福藏合称思溪本。日本第一部大藏经天海本,即依据思溪本。此外,日本缩刷藏经所对校之宋本即指湖州本。目前日本东京增上寺存有全藏。

七、磧砂藏:

又称延圣院版、延圣寺版。磧砂,又作磧沙。即南宋理宗时,由赵安国、法音等发起,於平江府(江苏吴县)磧砂延圣院开雕之私版大藏经。本藏刊刻年月有记题可考者,乃自南宋理宗绍定四年迄元英宗至治二年(1322)止。一说在宝庆初年创刊,由苏州磧砂延圣院大藏经局主办。

全藏计五九一函,六三六二卷,一五三二部,一面六行,一行十七字,為梵夹本。磧砂藏之内容远比前思溪藏和预定目录(端平元年雕造有「平江府磧砂延圣禪院新雕大藏经律论等目录」二卷)為多,其完成乃在元藏之后,故其后刊部分有依据元藏处。其版式全部沿用思溪藏之系统,宋刻部分係依前思溪版,元代追雕者乃倣普寧寺版。民国二十年(1931)於陕西西安之开元、卧龙两寺发现本藏,尚存十分之八,影印五百部。

其后,山西太原之崇善寺大殿亦发现此全藏。其间,為影印磧砂藏而於全国各地广求缺本时,曾在山西广胜寺发现久已失传之「金藏」,成為当时佛教界盛传之大事。

据《汉文佛教大藏经研究》统计,磧砂藏前护法图有八种之数。然此次点滴拍卖,我们发现第九种,可见新材料在不断出现,对更新历史研究成果,具有新意义。

八、高丽藏:

朝鲜高丽王朝所开版之大藏经。又称高丽本、丽本、鲜本、丽藏。分為:(一)初雕版,相传係高丽显宗二年(1011)為抵御契丹来袭,因而发愿开版者。以宋代蜀版藏经為底本,另加入贞元录所收各本,完成於文宗末年(1082),经版藏於符仁寺,然未久燬於蒙古兵火。

全藏共五七○函,五一二四卷,每行十四字,卷子本,称為国前本;至后世另有国后本之开版。今藏於日本京都南禪寺之大藏经中即见其一部分。(二)宣宗七年(1090),义天自宋请来章疏典籍三千餘卷,另收集契丹、日本等经典,编袜D编诸宗教藏总录,於兴王寺开版,刊行四千餘卷,每行二十字(或二十一字),卷子本,称為高丽续藏本。后燬於高宗十九年(1232)之蒙古兵火,仅餘大涅槃经疏卷十之残本,藏於松广寺。(三)再雕版,即八万大藏经,又称海印寺版。高丽高宗二十三年至三十八年為防御蒙古入侵,乃再度开版。以蜀版、契丹版及高丽藏初刻本对校勘正。依大藏目录三卷,计雕印六二八函,一五二四部,六五五八卷,另附有目录。若依缘山三大藏目录,雕印六三九函,一五二一部,六五八九卷(内二卷缺)。其后又经补续,共计六八○五卷。其版式為一行十四字,一面十二行之方册,以校正严密著称。版木共计八一二四○片,藏於韩国庆尚南道伽倻山海印寺,至今仍常取出付印,為丽藏中最精之版本,亦即今所传之丽本藏经。

日本增上寺藏此本,為缩刷藏经、大正藏经之底本。(四)高丽契丹藏仿刻本,文宗十三年(1063)开雕,係仿宋契丹本刊刻者,完成年代已不可考,凡五七九帙,餘不详。

九、普宁藏:

又称大普寧寺本、元版白云宗门藏经、杭州本、元藏、元本。即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浙江餘杭南山普寧寺道安、如一等募刻,迄至元二十七年完成之私版大藏经。即雕造宋版湖州本,另加宗镜录一百卷而成。依大普寧寺大藏经目录,本藏收大乘经五三四部、大乘律二十五部、大乘论九十七部、小乘经二四四部、小乘律五十六部、小乘论三十六部、圣贤撰集一一一部、续入藏三三四部,总计一四三七部,依千字文之顺序,由「天」至「约」,共收五八八函。其中由「武」至「遵」二十八函之祕密经别有目录,而未出其经名。版式较宋本稍狭小,每面六行,每版三十行,每行十七字,為梵夹本。

此版藏经之版式、卷末之音释及自装帧至目录,均採前思溪藏之所长,他如福州版二藏及下天竺寺之藏经,亦曾作為校合之参考。在以上各藏每帖首尾千字文之下,新添附有帖数,一帖一帙之装帧法较為进步,其表纸以丹色替代黄色,即為本藏之特色。元世祖曾印本藏三十六套,分赠四方归化之国。现今日本东京增上寺及浅草寺藏有全藏。增上寺所藏之元版,為后来缩刷藏经及大正藏经校勘之用。

除本藏外,元代或另有开版及补刻之藏经,如在大藏圣教法宝标目序及磧砂延圣院本大宗地玄本论卷三之刊记中,均有管主八开雕藏经之说;佛祖歷代通载卷二十二记载元世祖重新补足弘法寺藏经版;补续高僧传卷一法禎传记载元英宗敕作铜印大藏经等,然此等藏经开版之由来及其餘事蹟皆不详。


十、南藏:

(一)洪武南藏。

即明太祖洪武五年(1372)敕令在金陵(南京)蒋山寺开雕之大藏经,至成祖永乐元年(1403)刻成,版存金陵报恩寺。又至宪宗成化(1465~1487)及神宗万历(1573~1619)年间均有刻本。全藏计有七千餘卷,一六二五部(或说一六一二部),為梵夹本。

(二)永乐南藏。

成祖永乐十年至十五年於南京刻印,為洪武南藏之再刻本,然略作更动。依大明三藏圣教南藏目录所载,本藏共分大乘经、小乘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西土圣贤撰集、大乘律、小乘律、大乘论、小乘论、续入藏诸论、此方撰述等十部,全藏计收佛典六三六函,一六二五部,六三三一卷。其版木有五七一六○片。版式為一纸三十行,每行十七字,而以五行為数之折帖本。版木用八分厚之梨木,两面雕造六十行,共刻一○二○字。

十一、北藏:

即明成祖永乐八年(1410)敕令在北京开雕之大藏经,但真正著手施印约在永乐十七年时,至英宗正统五年(1440)始告完成,歷时三十年。本藏自大乘般若经至大明三藏法数,计收六三六函,六三六一卷,一六一五部。

版式採十册成一帙之折帖式,每面五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二十五行。在经帙第一册之卷首,附有英宗正统五年之御製大藏经序和御製讚牌,及佛说法相之扉画一纸。每帙末册之卷尾,印有护法神韦驮天之立像一尊。又每册天地所划粗细之母子线,由本藏开始而至清龙藏传承之。其与南藏虽同為奉旨印造,南藏得允一般请经者印经,唯本藏因更具敕版之权威性,下赐藏经不易,一旦获赐,则创建藏经楼奉纳珍藏,并竖立获赐藏经碑文,视為无上之光荣。

神宗万历十二年(1584)补雕续藏经,依神宗御製新刊续入藏经序,由华严悬谈会玄记至第一希有大功德经止,共雕造四十一函,四一○卷,為梵夹本。此為圣母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之发愿而雕造,故又增添圣母印施佛藏经序、讚。

十二、嘉兴藏:

万历方册本、万历本、径山藏。即由密藏道开等发愿,於万历末年在嘉禾(今浙江嘉兴)楞严寺所刻之私版大藏经。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密藏道开发愿刊刻藏经,十四年春於长安与居士十人商募缘事。自定北、南、旧三藏对校之则。初与幻予在五臺山紫霞谷妙德菴开始,真可、德清及诸居士援助之。继而道开示寂,幻予代之,不久幻予亦示寂,后继其事者交迭相代,遂南迁於嘉禾楞严寺,至万历末年刻成,总有二一○函,版式為每纸二十行,每行二十字之线装方册本。其目录称為「藏经板直画一目录」。

其函号虽依北藏,係以北藏為主,参校南藏,时有取捨,又补入南藏所录而北藏未收之本,故与北藏不同。后至清圣祖康熙五年(1666),开版「续藏经」九十函,二三七部。復加「又续藏经」四十三函,一八九部,至康熙十五年全藏始告完成。

十三、龙藏:

即清世宗雍正十三年(1735)敕令於北京开雕之大藏经。至高宗乾隆三年(1738)完成。全藏共计七一八函,一六六二部(另有一六六九部、一六六○部之说),七一六八卷。版式由原来之单面刻字而进入表里双面刻字,在天地两端均有母子界线。每面五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二十五行,為折帖式,於中央空间处,以细字刻记千字文、帖数和纸数。御製序谓北藏版本讹舛,因以北藏為底本而重新校刊,是為本藏开雕之缘起。

本藏各地现存尚多。清末,慈禧太后寄赠日本西本愿寺之龙藏,全藏完备,為我国歷代各版钦定大藏经中部帙最大之一部。

佛经大藏经分“写本时代”和“刻本时代”各种大藏经有各种特点:装帧不同、行格不同、版式不同、字体不同、年代不同、地域不同、刻工不同、用纸不同……,所有这些对于大藏经的鉴定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如对各刻本佛经特点了解清楚,鉴定 则势如破竹。以下表格概述历代大藏经之特点,一表在手,大藏经之鉴定无难矣:

区别

分类

介绍

写本时代

南北朝

南北朝写经一般字体还保持了比较浓的隶书风格,越晚隶书特点越少。这个时期的纸幅稍短,宽度也稍窄,标准的抄经为每纸二十五行,行字大体为十七字。早期纸张略厚,帘纹亦疏,一般未经染潢。南北朝晚期,写经用纸与隋唐初期相近,纸质薄而细密,一般都加以染潢。南北朝写经有个特点,即俗体字、异体字极多,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写经,俗体字又有不同。

隋朝

隋朝只有二十余年的时间,写经字体介于南北朝与唐代之间,隶书的风格几乎难见踪影,基本上为略显纤细的楷书,写经卷面看起来往往有点斜侧的感觉。这个时期的写经用纸一般比较细密,纸质坚韧、染潢。书写行款基本与后代的唐代写经相同。

唐代

唐代前后近三百年,时间跨度大,地域辽阔,各地写经风格或有不同。就敦煌遗书来看,标准写经字体较清秀圆润,彼时称为“官楷”。武周时期写经有武周新制字,武周之后虽有官方废除制字,但民间往往有残余制字保留,特别是“日、月”等字。标准唐代写经纸为一纸二十八行,行十七字。唐代前期写经用纸比较均匀,韧性也佳,纸的帘纹甚至很难观察到。而朝廷颁赐的经典更是纸质细腻,表面如涂蜡一般,采用了“打纸”的工艺。

吐蕃

唐代吐蕃占领河西走廊的时候,当地土纸较厚硬,纸质粗糙,质地坚韧。色偏白或土黄色,纸幅较宽大。此时字体较为杂乱,没有统一风格,有的字体甚至没有毛笔书写的笔锋,而落笔处似有重墨,所以有的学者认为吐蕃写经有的是用木笔书写的。

五代宋初

五代宋初的写经用纸以粗厚为主,显示出加工工艺的粗放,许多写经字体也较草率,字体宽大丰满,近于宋代写经,比如《金粟山大藏经》的风格。

金粟山大藏经

金粟山大藏经是北宋时代海盐县金粟寺广慧禅院发起组织的一部写本大藏经,卷端常有“金粟山广慧禅院转轮大藏”,卷轴装,皮纸染潢,有朱丝栏,每纸长约六十厘米,宽约二十四厘米。版式为每纸三十行行十七字,卷端有千字文编号,并有抄经用纸数。字体大如铜钱,书法端楷而肥,卷卷如出一手,称为“僧院体”。金粟山藏经纸纸质厚实且坚韧,纸上表面砑光,并经过染潢,古朴庄重。

刻本时代

开宝藏

我国第一部刻本佛教大藏经,又称“蜀版大藏经”。北宋开宝四年(971)太祖赵匡胤派人赴益州监督开雕,太平兴国八年(983)雕毕,版运至开封府太平兴国寺因对此藏经板的保护刷印均由政府指定寺院机构管理,故被视为“官版大藏经”。现所见多为黄麻纸,卷轴装,每版二十三行,行十四字,版端刊经名简称、卷次、板片号、千字文号。上下无边栏,行中无界栏,版幅宽阔,字大如钱,字体方正古拙。卷尾钤有“奉敕雕印”的牌记的印刷工匠的戳记。目前全世界所藏的《开宝藏》卷数不过十余数,已经很难看出其整体结构,幸而《赵城金藏》和《高丽藏》是《开宝藏》的覆刻本,尚可大体复原《开宝藏》目录,此三种藏经称大藏经中原系统、开宝藏系统。 每开48*32cm不等。

崇宁藏

《崇宁藏》又称“崇宁万寿大藏”,是大藏经南方系统的第一部,北宋元丰三年(1080)至崇宁二年(1103)刊于福州闽县东禅寺等觉院,故又称“东禅寺版大藏经”。其版式依据南方地区写本大藏经行款而来,如《金粟山大藏经》每纸三十行行十七字,崇宁藏版式为每版六个或五个半页,每半页六行,行十七字,此种行款对后代几种大藏经影响极大,以后历代大藏经多依此版式流通,如圆觉藏、资福藏、磧沙藏、普宁藏、洪武南藏、永乐北藏,均依此种版式。

毗卢藏

《毗卢藏》于崇宁二年(1103)至绍兴二十一年(1151)刊雕于福州闽县东芝山开元寺,与崇宁藏共称“福州藏”,卷端多有“开元禅寺雕造毗卢大藏经板一副”云云,故名毗卢藏,又称“开元寺版大藏经”。毗卢藏与崇宁藏版式相同,纸质亦厚实坚韧、色黄,纸背往往有“开元经局染潢纸”长方形朱印(5×15cm)。福州二藏刊雕年月极近,学术界争论为什么距离与时代如此近的两个寺院会雕两部藏经,一般认为是因寺院传统和宗派之争。福州二藏存世俱罕。

思溪藏

有《思溪圆觉藏》、《思溪资福藏》之别,但多数学者倾向于这是同一部大藏,一般认为圆觉藏在前,圆觉禅寺升格为资福寺后,经板经过补雕,补充了五十一个千字文编号,形成资福藏,此二藏均有单独目录《湖州思溪圆觉禅院新雕藏经律论等目录》、《安吉州思溪法宝资福禅寺大藏经目录》。圆觉藏雕于南宋靖康元年(1126),至绍兴二年(1132)雕毕,湖州王永从施资刊雕。经过一百余年的时间,思溪圆觉禅院的印经活动已经停止,淳祐间重修寺院,经板也得以重修。在此不久,思溪圆觉禅院升格为法宝资福禅寺,湖州也改为安吉州。南宋景炎元年(1276)资福寺遭蒙古军伯颜破坏,寺院、经板俱毁,从此思溪藏消亡(故存世皆为宋版宋印)。

契丹藏

又称辽藏,为北方大藏经体系代表,发现于山西应县木塔,存十二卷,刊刻约在辽兴宗重熙年间于南京大悯忠寺今北京法源寺。卷轴装,上下单边,每版二十七八行,行十七字。这种行款继承了唐以来写本藏经的版式,有明显的传承风格。字体端正遒劲,颇有魏碑味道,有浓郁的辽刻风格。用纸属于皮纸染潢,表面经过砑光,纸质光洁。另有河北丰润出土小字本辽藏,学者多认为契丹藏有大字、小字两个系统。

赵城金藏

于金皇统九年(1149)前后开雕,大定十三年(1173)前后工毕,雕于山西赵城县广胜寺,潞州长子县崔进之女崔法珍募资刊雕。一九三三年范成和尚发现,一九三四年蒋维心《金藏雕印始末考》发布,轰动极大。此藏版式上下单边,每版二十三行,行十六七字,每版版端小字刊雕经名简称、卷次、版片号、千字文号,继承了《开宝藏》版式特点。国图藏磧沙藏《大宝积经》卷第二十九载“赵沨碑”全文,详细记录了崔法珍刊雕《金藏》始末。 卷轴装(民间刻,故用料一般)。每开6行14字,每纸16/7行。版框高低不同,22/25cm.——国图四大宝之一

磧沙藏

南宋平江府陈湖磧沙延圣寺刻,私版大藏经。南宋嘉定九年(1216)开雕,元英宗至治二年(1322)雕毕。一九二四年康有为发现于陕西西安开元寺、卧龙寺,一九三五年叶公绰等影印出版。其刊雕时期经过了了懃、赵安国、朱文清张文虎、管主八四个时期,直至明初经板依然在使用。磧沙藏是现在已知大藏经中装有扉画最多的一种。日本奈良西大寺藏《大般若波罗密多经》卷一题记载刊雕时间在南宋嘉定间。宝祐六年碛砂延圣寺大火,经板毁坏,有观点认为,现存磧沙藏版《大般若经》几乎全是用元刊妙延寺版配补的。

普宁藏

全称《杭州路余杭县南山大普宁寺大藏经》。元至元十四年至至元二十七年间雕印,政府支持、寺院和百姓募缘刊刻的私版大藏经。在思溪藏基础上采众经之长校勘而成,版式依南方体系,五半页六行十七字。元统三年后不久经版毁于火灾,以后再不见信息,现存普宁藏均为元刻元印。见于记载的元版藏经还有英宗“治铜为版”的大藏,仁宗朝武昌所刻大藏,燕京弘法寺大藏等。(一九七九年在云南省图书馆发现《元官藏》,经折装,每版上下双边,六个半页七行十七字,版逢中刊千字文号。)一九八四年弘法寺维修发现卷轴装大藏经,每版二十三行行十四字,版端有经名卷次、版片号和千字文号。(存世皆为元版元印)

洪武南藏

明代第一部大藏经,雕于南京大报恩寺,明洪武五年至洪武三十一年,时称“天禧寺版大藏经”,又称《初刻南藏》,永乐元年开印流通,永乐六年僧人本性为泄私愤火烧天禧寺,经板亦毁,故传世极罕,四川上古寺藏完整一部。其版式依南方体系,五个半页六行十七字。

永乐南藏

永乐南藏版式五叶六行十七字,上下单边,卷首经题下刊千字文编号。刊雕年代不详,据考至迟在永乐十七年以前全藏刊毕,板藏南京大报恩寺,正统、万历、康熙均有修补,明末嘉兴藏流通以后即废止不用。南藏刷印装帧是商业活动,坊铺经营印刷,印墨纸张一应经坊书铺供应,请经者一向坊铺缴纳物料钱,又向寺院缴纳板头钱。印经分上中下三等,上等用连史纸,中等公单纸,下等扛连纸。装帧有经折装、方册装两种。明清官版大藏经,帙首刊扉画和龙牌,帙末刊韦陀神像,始自本藏。

永乐北藏

永乐十八年开雕,正统五年雕毕,板藏祝崇寺汉经厂,凡请印者须得敕赐,凡得敕赐者须建藏经阁安奉,同时立石刻碑。万历十二年,圣母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补雕续藏。北藏版式与南藏不同,北藏开本阔大,半页五行十七字,楷书手写上板,卷首有气势宏大的扉画。

嘉兴藏

一名径山藏,因经板最后收藏于浙江余杭径山兴盛万寿禅寺的下院寂照庵和化城寺,印刷出经则在嘉兴楞严寺,存版与刷印分别两地,故大藏名称不一。已有永乐南北二官藏请印不易,故嘉靖隆庆间袁了凡等提出刊印大藏经。万历间道开禅师组织发起,最早见故宫万历七年刻本,大规模工程于万历十七年后在五台山展开,由于气候原因,万历二十年前后,五台山经板全部转到南方,全部大藏于康熙四十六年以后基本完成。版式方册装,半页十行二十字,在当时蔚为风气,多有未见千字文编号的续藏零本、单行本。日本黄檗藏即从此藏仿刻而来。

清藏

乾隆版大藏经,俗称龙藏,始于雍正十一年(1733),乾隆三年(1738)雕毕,雍正修藏经的目的为政治思想统治,对明末以来法藏、弘忍一系的神宗教派思想进行批判。龙藏版式与明北藏同,每版五半页,半页五行十七字,楷书手写上版,经板木材全用上等梨木。龙藏分正藏、续藏二部分,总七百二十四函,七千二百四十卷。经板原藏武英殿,由内务府管理印藏事务,请印不便,后移置柏林寺,现存房山云居寺。

附录

另有稀见版本: 1.天龙山藏经:一九五二年由胡适首先提出,普林斯顿大学东方书库有藏残帙,国图藏《大方广佛华严经》十二册,版式每纸五个半页六行,上下单边,有“(明建文帝)元年己卯岁春天龙禅寺主持比丘行满敬识”题记。 2.武林藏:万历间道开主张嘉兴藏装成方册本,引前代藏经例“后浙之武林(杭州)仰承风德,更造方册”,吕澂《佛典泛论》称“板存武林昭庆寺,改梵本为书册,自此为始。今全佚,盖当时刻工不良,印行垂六十年即模糊成废本也。”

以上就各版藏经之系统及年代之先后,简述历代中文大藏经之雕版特点,也可能关注点滴拍卖本周的LOT10-LOT15拍品,进行实物对照研究。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