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拍卖新闻 >> 正文

拍卖之罪!2959万买霸王龙骨架,揭秘化石交易内幕

我要评论  2018-7-10 9:27:34   浏览次数:
[导读]:每年,许多罕见的恐龙骨骼被拍卖到私人手中,拍卖金额往往是天文数字。但古生物学家们担心,私人恐龙化石交易最终会给科学和公众造成巨大的损失,特别是知识方面的流失。

每年,许多罕见的恐龙骨骼被拍卖到私人手中,拍卖金额往往是天文数字。但古生物学家们担心,私人恐龙化石交易最终会给科学和公众造成巨大的损失,特别是知识方面的流失。

图1:苏(Sue)是拍卖会上卖得最昂贵的恐龙化石,1997年被芝加哥菲尔德博物馆以836万美元的价格拍得

2018年6月4日,巴黎拍卖行Augettes在埃菲尔铁塔里面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拍卖会。这里唯一要拍卖的物品是一具不为人知的食肉恐龙化石骨骼,气氛十分紧张,很多买家们聚集在这栋历史遗迹的一楼房间里,或者准备通过电话竞拍,他们知道这具化石很容易就能卖到数百万欧元的价格。监督拍卖的埃里克·米克尔勒(Eric Mickeler)说:“每个竞标者都在思考,提高出价,反复计算,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这具化石是2013年在美国怀俄明州被挖掘出来的,被认为是来自于恐龙家族的异特龙属(Allosaurus),但与已知物种有很大不同,这表明它可能属于尚不为人知的物种。经过半个小时的竞价,这具化石被匿名私人买家斥资230万欧元拍走。Aguttes拍卖行宣称,买家承诺,这具恐龙化石骨架最终将被公开展出。

即使在拍卖开始之前,科学界就已经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在听说了计划中的拍卖会之后,代表专业脊椎动物古生物学家的机构——脊椎动物古生物学会(SVP)就写信给Aguttes,要求取消这次拍卖。公开信中警告说:“被卖到私人手中的化石标本是科学界的重大损失。”脊椎动物古生物学会(SVP)主席大卫·波利(David Polly)表示:“化石不像普通的艺术品,像这样的骨骼可能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证据。从这个意义上说,它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

但是,私人化石交易正在蓬勃发展,没有人能确切地判断这个行业是在伤害还是在帮助我们理解这些古老的生物。这个行业可以成为公共博物馆恐龙化石的有效来源。这场辩论的核心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在地下埋藏了数千万年、具有潜在重要意义的化石,是应该在私人市场上交易,并可能永远从公众视线中消失,还是应该让博物馆和公共机构首先参与研究?

每年,大约有五具恐龙骨骼经过奢华的拍卖行流入私人收藏家手中。今年4月份,巴黎拍卖行Binoche et Giquello以140万欧元的价格拍卖出一具梁龙和翼龙的骨骼化石。2017年3月份,该拍卖行以17.78万欧元的价格拍卖了一个三角龙头骨,此外还包括35公斤的陨石碎片和填充老虎标本。2016年12月,一具近乎保持完整的翼龙骨骼被Aguttes拍卖行在里昂以110万欧元的价格拍出。买家再次承诺,这具骨骼将被公开展出,但时间和地点都不确定。

有些在拍卖会上未能成功拍出的恐龙化石也吸引了很多人的兴趣。2009年,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霸王龙骨架Samson,由于未能满足其在拉斯维加斯的拍卖底价而流拍,但最终在拍卖之后的谈判中以38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959万元)的价格售出。Samson的头骨(由于身体保存完好且刚刚成年)而显得不同寻常,现在被安置在美国加州一家软件公司的大厅里。

霸王龙的近亲——暴龙(Tyrannosaurus Bataar)的一具骨架化石2012年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在纽约被非法拍卖后,最终被送回了蒙古。2015年12月份,影星尼古拉斯·凯奇(Nicholas Cage)在比佛利山庄(Beverly Hills)的拍卖会上击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同意归还他在2007年购买的另一个暴龙头骨。在西伯利亚永久冻土上发现的一具近乎完整的猛犸象骨架就没那么幸运了。2017年,它被以54.8万欧元(折合人民币约:426.7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法国防水公司,成为其庞大的标识。

这些只是我们所知道的标本。拍卖会上的化石买家无需公开披露自己的身份,也无需宣布他们打算用这些古老的饰品做什么,因此世界上许多最完整的恐龙骨骼化石都无法追踪。威斯康星大学迦太基学院的古生物学家托马斯·卡尔(Thomas Carr)说:“我们已经有很多人收藏了这些极其重要的标本。”

图2:戈壁沙漠是世界上化石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但也是走私者的首要目标

没有人知道私人收藏家手中有多少恐龙骨骼化石,但卡尔始终在追踪霸王龙标本的线索。他估计,至少有15具霸王龙的化石骨骼在私人手中,其中有几具是较年轻的恐龙,这对他的研究非常重要,他主要研究霸王龙是如何成长的。卡尔称:“这是个重要的数字,可以真正填补我们对霸王龙的知识空白。”在他的研究中,卡尔研究了约40具在公共机构保存的霸王龙骨架。如果他能研究这些私人拥有的骨骼,他会突然间获得成千上万个更宝贵的数据点。

就像本月拍卖会上的传闻那样,私人收藏家往往会把自己拍得的标本借给博物馆公开展出。卡尔估计,在15具私人收藏的霸王龙骨骼中,至少有4具——斯坦(Stan)、特里斯坦(Tristan)、丁克(Tinker)和泰德(TAD)目前正在公开展出。但是对于卡尔和许多古生物学家来说,仅仅公开展示是不够的。

首先,在私人手中的恐龙化石很难追踪。就在几周前,私人拥有的12米长成年霸王龙骨骼泰德突然出现在香港某购物中心的中庭。它从哪里来,在这个月底展览结束后将去哪里,谁也说不准。对于卡尔这样的古生物学家来说,这是个大问题。他说:“所有科学的基石都需要观测的可重复性。”

如今,在大学或博物馆永久收藏的霸王龙骨骼,任何古生物学家都可以随时查看。如果40年后未来的古生物学家想仔细检查卡尔测量的霸王龙头骨,他们可以重新回到相同的博物馆,再次仔细检查和改进他的发现。然而对于私有化石来说,没有这样的保证。即使私人收藏家把一具恐龙骨架借给了博物馆,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标本在主人心血来潮之后还能保存多久。由于未来可能会出现标本无法使用的风险,卡尔坚持认为,古生物学家不应该在私人手中研究任何骨骼化石,即使它在公开展览。

卡尔并不是唯一一个坚持古生物学家应该划清道德界限,阻止他们研究私人拥有并借出公开展示的恐龙化石的人。芝加哥德保罗大学古生物学教授研修岛田(Kenshu Shimada)说:“这还不够好。”岛田曾于2014年撰文指出,商业化石收藏是当今考古学面临的最大挑战。对于岛田来说,研究私有化石也存在实际问题。许多最好的学术期刊都不会发表关于私人持有化石的论文,即使他能够看到私人拥有的标本,也不能保证他能够公布研究结果。岛田称:“从古生物学家的视角来看,化石是无价的,而观察同一块化石完全不同的方式。”

图3: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从图森宝石与矿物展(Tucson Gem and Mineral Show)上的私营交易商那里买下了这头剑龙化石

除了博物馆,真正挖掘这些骨骼化石的人被称为私人化石猎人。对许多学术界的古生物学家来说,甚至连如何称呼这群人都很难。有些人,比如岛田,选择了“商业收藏家”这个词。另一些人则更喜欢称“商业古生物学家”,他们承认,如今博物馆里许多最令人惊叹的恐龙化石都是由私人团队挖出来的,这些人把它们当作资本叫卖者,对科学毫不关心。私人化石收藏家迈克·特里博尔德(Mike Triebold)说:“学术界有些人认为,如果你不是个有学位的古生物学家,你就没有资格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这绝对是胡说八道。”

特里博尔德有30多年的工作经验,有一长串包括他名字的科学论文。他说,有些化石的高昂价格让人望而却步,但人们却没有意识到发掘工作涉及的工作量。他说,典型的大象大小的恐龙,需要大约15000个小时才能挖掘出来,并准备好展览。恐龙化石价格昂贵,因为它们需要大量的劳动来准备。如果你要花5万美元买恐龙,你最好买些好东西,否则你就会破产。

但是,要想靠挖灭绝已久的恐龙化石为生,你必须寻找发现化石的规律。特里博尔德专门研究白垩纪晚期的化石,即距今约6600万年前的时期,也就是恐龙灭绝之前。幸运的是,美国西部(尤其是蒙大拿、堪萨斯和达科他等州)到处都是可以追溯到这个时代的岩层。对于特里博尔德和其他像他这样的私人收藏家来说,美国西部荒凉的牧场是真正的“恐龙王国”。

特里博尔德说:“有个关于恐龙化石稀有的公开误解。恐龙当然不是罕见的,罕见的是那些不仅能识别它们而且还能正确挖掘、带回并准备展出它们的人。”当特里博尔德参观一个化石遗址时,比如蒙大拿的Hells Creek,他首先研究了悬崖底部的松散岩石,寻找经过多年轻微侵蚀而脱落的碎石中隐藏的牙齿或骨头碎片。偶尔,悬崖脚下的小块化石暗示着在更高的地方可能存在更值得挖掘的化石。由于这些岩层不断受到侵蚀和释放它们的内部物质,很可能多年后重新回到这个化石遗址会有新的发现。

遵循这个谨慎的规律,特里博尔德有了一些惊人的发现。1994年,他发现了厚头龙的化石,这是一种头盖骨上有巨大骨板的奇异恐龙。他的发现目前在东京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中展出,这是第一次发现头骨和骨骼完好无损的厚头龙骨骼化石,并找到其瘦骨嶙峋的头骨被用来头槌其他恐龙的证据。2003年,特里博尔德发现了第一具完整的原脊椎动物(Protosphyraena)骨骼,这是一种剑鱼状的生物,与特里博尔德还没有找到买家的恐龙生活在同一时期。

然而,大多数时候,特里博尔德甚至在开始挖掘之前就已经对买家进行了排序。他大约85%的客户是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委托他挖掘某种特定的恐龙,并准备在自己的收藏中展出。特里博尔德的发现中只有一小部分(5%到10%)会卖给私人收藏家。他说,有时他整整1年都没有标本卖给私人。

在美国,所有这些化石都是从私人土地上挖掘出来的,通常是在巨大的牧场,可以延伸数百公里。与法律限制所有私人化石收藏的蒙古和巴西不同,在美国私人土地上发现的任何化石都属于土地所有者。私人化石收藏家、布莱克希尔地质研究所(Black Hills Institute of Geological Research)所长皮特·拉森(Pete Larson)说:“在这个时代,从事农业的人很难谋生,所以他们能有另一种生计真是太好了。”

在古生物学界,拉森是个活传说。他亲自发现了10具霸王龙的骨骼,比任何其他化石猎人都多。1990年,他花了5000美元给牧场主莫里斯·威廉姆斯(Maurice Williams),在他位于南达科塔州西部的农场中挖出了休(Sue),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霸王龙骨架。两年后,这具骨骼被美国政府和法院最终没收,因为骨骼被发现的地方属于美国内政部信托基金会所有的土地上,威廉姆斯没有出售化石的权利,只有所有权。最终,这具霸王龙化石被芝加哥自然博物馆和基金捐赠者沃尔特-迪士尼公园、麦当劳斥资836万美元买下,这是恐龙化石在拍卖会上的最高成交价。

和特里博尔德一样,拉森最大的新鲜化石来源是牧场主。每年,拉森都会向许多农场主支付一笔钱,以便在他们的土地上进行挖掘工作。此外,拉森会与其他农场主签署合同工,在最后的销售价格获得固定佣金。通常情况下,在与博物馆或委托他寻找特定化石的个人商定价格后,他会向土地所有者支付12.5%的固定费用。

拉森和特里博尔德都表示,他们不会把科学意义重大的化石卖给私人。但没有人能确定“重大科学意义”的定义是什么。像苏这样接近完整的霸王龙骨架确实意义重大,而且它只是勉强逃过落入私人手中的命运。但是三角龙的骨骼(最常见的完整骨骼之一)对科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吗?从摩洛哥的磷矿中挖出的沧龙牙齿被运送给小化石销售者手中,每次运送超过20000颗的牙齿呢?

对于卡尔来说,每块化石都非常重要,出售任何种类的化石都是个危险的先例:意味着它们只是些小玩意,而不是重要的科学文物。他说:“化石代表的就是信息,而这对于理解进化、生物学以及物种的一切都至关重要。它们就像第一版的单张印刷书籍,应该在图书馆里保存起来,这样那些书中包含的知识就可以永远传承下去。”

但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保罗·巴雷特(Paul Barrett)对私人化石交易的看法则更为矛盾。从历史上看,私人收藏家始终是公共博物馆标本的重要来源,尽管随着收购预算的减少和博物馆开始更加注重捕捉与化石相关的相关信息,这一做法变得不那么常见了。高调的拍卖推高了化石的价格,尤其是收藏家和古生物学家最感兴趣的稀有恐龙。

然而,有时,私人销售是博物馆获得令人惊叹标本的有效途径。2012年,巴雷特在图森宝石与矿物展(世界上最大的宝石与化石贸易展)上发现了一具近乎完整的剑龙骨骼,最终博物馆从私人收藏家手中买下了这具原始骨架。他表示:“我们购买它们是为了将它们纳入公众信托,并让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它们。”

如今,大多数化石都是通过私人捐赠、购买和有针对性的研究项目(通常由外部资助)等组合方式进入博物馆的。巴雷特说:“有时候,私人收藏家会买些专门用来捐赠的化石,或者在一段时间后,他们可能会做出决定,在他们从中获得足够的乐趣之后,愿意将化石捐赠出来。”

图4:2013年,这头暴龙头骨被发现属于非法走私出境化石后,被遣送回蒙古

完全取消私人化石贸易可能会对依赖化石来源的人或机构造成严重影响。在像摩洛哥这样有着重要合法化石贸易的国家,许多人正处于贫困边缘,他们在废墟中寻找化石、提取化石并准备出口。巴雷特说:“然后,我们就会从道德上做出判断,这个科学案例的纯洁性是否超过人们试图从这些物品中谋生的事实。”

但私人化石交易也有阴暗面。像本月早些时候在巴黎举行的那次高度公开的拍卖,可能会增加人们对非法交易化石的需求。蒙古古生物学家波罗赛格·民津(Bolortsetseg Minjin,左)说:“一旦公开了这些信息,同时也意味着在扩大市场。”在2013年至2016年间,民津帮助遣返了32具恐龙标本,其中包括几具近乎完整的骨骼。

民津表示:“这不是随机的蒙古盗猎者做的,而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有些化石足迹遍布特定的国家,目的地非常明确。”通常情况下,这些非法的化石最终都落入了不为人知的私人收藏家手中,但有时它们也会被拍卖。2012年,只有在蒙古才能发现的霸王龙亲戚——塔暴龙(Tarbosaurus bataar)的骨架在纽约拍卖行被拍卖时,引起了民津的注意。尽管蒙古政府对此发出抗议,但其最终依然被以10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

但是民津怀疑这具化石的来源。在拍卖目录中,它被列为“在中亚发现”,这是个模糊的标签,避免提及中国或蒙古,因为在这两个国家出口化石属于违法行为。在一场法律大战之后,这具骨架被归还给了蒙古,最初将其移走的化石走私者被判处3个月监禁和3个月的社区监禁。

对于民津来说,如果把化石当作艺术品来对待,就忽略了这些独特的东西的真正价值。她说,我们应该像对待任何现存的濒危物种一样看待化石,把它们当作应该受到保护的东西,而不是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她还称,如果把它们放在正确的人手中,它们最终可能会填补我们对地球认知的许多巨大空白,并帮助我们更多了解数亿年来主宰地球的这种奇怪生物。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