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拍卖新闻 >> 正文

1987名“老赖”被纳入全国法院失信“黑名单”

我要评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8-1 9:33:05   浏览次数:
[导读]: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1至7月,惠城区法院共收到执行案8554件(其中旧存3007件、新收5545件),结案2975件,结案率34 .78%,执结标的10 .55亿元,执行标的实际执行到位率为17 .09%,高于14 .10%的全市平均实际执行到位率。

    南都讯 记者杨振华 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1至7月,惠城区法院共收到执行案8554件(其中旧存3007件、新收5545件),结案2975件,结案率34 .78%,执结标的10 .55亿元,执行标的实际执行到位率为17 .09%,高于14 .10%的全市平均实际执行到位率。

    开展为期三周雷霆专项执行活动

    “执行难,一是难在找人,被执行人到处躲避找不到人;二是难在找可供执行的财产,被执行人虽然找到了,但他把财产都转移了。”惠城区法院院长黄志强表示,为实现“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主办、社会参与”的决胜执行难大格局,惠城区委高度重视法院执行工作,区委书记多次听取汇报,亲自带队赴法院调研,解决法院实际困难。由政法委书记担任组长的区领导小组强力推进全区联动,并于今年6月召开全区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会议,区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公安分局、国土局、发改局、市监局等29个单位负责人一起研究部署各阶段工作,构建起更集中、更有效、更直接的联动执行模式。

    惠城法院多次召开全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大会,谋划执行计划书、作战图、时间表。为统筹执行工作标准化、规范化,惠城法院变“院本部和人民法庭各自负责”为“执行局全面统管”,由执行局统管全院执行案件的立案、管辖、分工和办理。并于2018年6月、7月开展为期三周的雷霆专项执行活动,分段集中突破涉知识产权、涉金融欠款、涉拒执罪等执行行动。自开展专项执行活动,共执结案件30件,执行到位金额420万元,促成16件案件达成和解执行协议,和解金额280万元。活动期间,共出外执行15次,搜查房屋6户,司法拘留13人次,罚款2万元,取得明显效果。

    组建8个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团队

    为方便执行人员办公,法院重新调整执行工作区域,将空置的大审判庭改造成“全方位”执行指挥中心办公区域,执行指挥中心下设收案登记岗、查询岗、分析岗、快执岗,统一全院执行工作的立案、分案、内勤、接待、信访及网上财产查控等事项,同时将执行通知、财产申报事项归口执行指挥中心统一操作,实现集约办理执行事务。

    在执行团队上,惠城区法院坚持选优配强执行队伍,选配经验丰富、平均年龄约40岁的6名员额法官充实执行队伍,按照“1(员额法官)+2(法官助理、执行员)+2(书记员、法警)”的模式,组建8个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团队,其中设置快执团队1个、普执团队5个、保全团队1个、异议审查团队1个,落实执行裁决权与执行实施权分离。实行执行法官双向选择,增选执行员,优化团队设置。实施案件换员执行机制,目前换员案件近50宗,有效破解消极执行。

    同时,利用单兵执法系统的实时录制功能,实现对执行现场全程音频录制,确保执行过程可查性。更新法警装备,对警车实时化管理和调用,集约化规划行车路线,确保高效出警。执行团队采取加班加点和轮班制,每天人均加班3小时,开展夜间突袭执行12次。

    在全省法院试水无评估拍卖模式

    为创新机制,惠城区法院制定了《全力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方案》,完善案件对接衔接程序,在立、审阶段强化执行风险告知以及保全、先予执行申请提示,促使源头分流。在诉讼调解工作中更加注重促使自动履行,在作出裁判时更加注重裁判内容的明确性,避免在执行中产生争议。

    并组建速执团队,统一全院执行案件进行“四查”,根据财产处置难易程度区分繁简,对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和可快速执结的案件,归速执团队处理。有财产可供执行但财产需要进行处置的案件统一进行二次分案,交由普执团队。至今,速执团队共处理5062件简执案件。

    惠城法院还引入第三方社会机构辅助网络拍卖线下工作,实现网拍辅助机构的工作职责包括拍卖财产的鉴定评估、审计检验、保管运输、展示推介。从去年至今,网拍成交量482宗,成交额13.43亿元,标的物成交率46.39%,溢价率22.83%。

    同时,惠城法院在全省法院先行先试无评估拍卖模式,细化无评估拍卖的适用标准和上报流程,严格规范执行法官自由裁量权。自今年3月实施以来,该院共有成交拍品15件,拍品成交率99%,总成交额将近1000万元,拍品平均处置周期为45天,比普通模式缩短了70%的时间,帮当事人节省了5000元到3万不等金额,实现执行财产处置价值最大化。

    今年已经拘留“老赖”45人

    惠城法院与区委政法委、区网格办联动协作,启动“执行+网格化”创新模式,利用网格员及网格系统实现查人找物、协助送达、见证执行、变现财产等事项。运用全国法院“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努力搭建“点对点”查控专线,实现对被执行人存款、不动产、车辆、股权等主要财产信息“全覆盖”。2018年至今,共查询、冻结、扣划、查封被执行人财产15000次。

    强化对长期“拖躲逃”的“老赖”实施拘留、拘传、刑事处罚等强制措施,加强与检察、公安等单位的沟通协作,强化追究拒执罪的威慑力。2018年至今,惠城区法院已实施拘留45人,办理边控扣押35人,移送追究刑事责任8宗,促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或部分履行债务。

    对于被执行人为濒临破产的“僵尸企业”,加大执行转破产案件移送力度,从源头减少执行案件的产生。去年至今,惠城法院已移交“执转破”案件7件,受理3件,涉案标的达1亿元。

    完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布机制,将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的“老赖”列入“黑名单”,当前已有1987名被执行人纳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实施信用惩戒后,20名失信被执行人主动到法院偿还债务30万元,主动履行义务案件金额约15万元。

    执行案例

    A

    夜间突袭“老赖”家

    当晚还钱10万元

    惠城区法院采用超常规的工作方法,对拒不履行义务、躲猫猫的被执行人进行突击强制执行。7月26日晚,惠城区法院执行局、法警大队抽调10名执行干警,开展夜间执行行动,有效地震慑被执行人。

    当晚7点35分左右,执行干警突然出现在惠城区马安镇某村村民林某明家里。林某明于2011年与农商银行(原惠州市惠城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河南岸信用社)签订借款合同,贷款28万元本金用于工程周转,因到期未偿还借款本息和相关费用,农商银行诉至惠城区法院,法院判决林某明偿还借款本金28万元及利息。判决生效,林某明并未履行义务,农商银行向惠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干警多次通过电话、邮寄等方式,通知林某明履行债务,但其都置之不理,两次前往林某明家,家属均反映林某明不在家。

    26日晚,当执行干警再次到林某明家,家人又谎称其不在家,但执行干警已掌握林某明在家的情况,便告诫他们妨害执行公务的后果,要求配合法院工作,终于找到躲藏在房间里的林某明。

    10点20分,执行干警对被拘传到法院的被执行人林某明进行问话。刚开始,林某明坚称没钱,无法履行义务。执行干警决定依法对其采取司法拘留15日的强制措施。见法院动真格,林某明及家属意识到抗拒执行的严重后果,请求法官主持执行和解。执行干警随后通知了申请执行人到庭。两个小时后的27日凌晨1点20分,申请人和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被执行人当场履行10万元,剩余30万元在28日前还清,申请人同意结案。

    B

    到单位强制执行

    女公务员被拘传

    7月26日下午,惠城区法院依法拘传的被执行人周某是一名女性公务员,在强大的执行威力下,被执行人和申请人达成和解协议,申请人撤销执行案件。

    申请人张某与被执行人周某系朋友关系,2015年,周某以需资金周转为由向张某提出了借款10万元,借款期限为6个月,借款利息为月利率2 .5%。借款期限届满后,周某未按约定返还张某的本金及利息,张某经多次催讨借款本息未果,遂诉至惠城区法院。该院经审理判决:周某应向张某偿还借款10万元及利息。因周某未履行义务,张某向惠城区法院申请执行。

    李法官受理案件后,电话通知被执行人周某到庭领取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周某竟谎称其不是被执行人。李法官经核实,周某是市某局的副科长,便再次通知其到庭时,其称没时间而不到庭。5月24日,李法官等执行干警到被执行人的单位送达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传票传唤其到庭,但周某仍拒不到庭。在依法冻结周某工资账户两万多元后,6月20日,李法官再次到被执行人单位,要求周某申报财产及履行义务。

    根据被执行人拒不履行义务的事实和抗拒执行的行为,7月26日,惠城区法院确定由朱法官带队,和司法警察等干警6人,当天下午4时30分到周某的单位强制执行,法警依法将被执行人周某予以拘传。

    到惠城区法院后,当朱法官告知其不履行义务,将依法被司法拘留15天,周某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朱法官通知申请人到场,经过4个多小时的执行和解,最终,申请人考虑到被执行人的实际情况,同意被执行人支付2万元以及将法院之前冻结而未领取的两万多元领取后,向惠城区法院撤销案件的执行。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