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拍卖与投资 >> 正文

杭州老地图鉴赏:山水画式的立体鸟瞰《最新西湖全图》

我要评论 来源:杭州网  2020-3-25 16:00:51   浏览次数:
[导读]:山水画式的西湖湖山图这一题材自民国以降,历来是浙省或杭州各大机构及商家对外宣传的好抓手,到五十年代,其间出版发行了多少此类题材的地图,似乎并无十分确切的数字。《杭州古旧地图集》第八部分——清末、民国西湖湖山图总共收录有12幅,恐怕只是一小部分。这类西湖湖山图虽说内容、样式彼此雷同,貌似千篇一律,但在我国近代为数不多的手绘鸟瞰地图中,其独特性、艺术性、收藏性以及学术、文献价值是无可比拟的,特别是民国初期的作品,多为套色石印,五彩鲜艳,古朴美观,加之存世稀少,一图难求,成为老地图收藏爱好者眼中备受珍爱的宠儿。

山水画式的西湖湖山图这一题材自民国以降,历来是浙省或杭州各大机构及商家对外宣传的好抓手,到五十年代,其间出版发行了多少此类题材的地图,似乎并无十分确切的数字。《杭州古旧地图集》第八部分——清末、民国西湖湖山图总共收录有12幅,恐怕只是一小部分。这类西湖湖山图虽说内容、样式彼此雷同,貌似千篇一律,但在我国近代为数不多的手绘鸟瞰地图中,其独特性、艺术性、收藏性以及学术、文献价值是无可比拟的,特别是民国初期的作品,多为套色石印,五彩鲜艳,古朴美观,加之存世稀少,一图难求,成为老地图收藏爱好者眼中备受珍爱的宠儿。

不久前,我在日本某拍卖网站以理想的价格拍得一幅杭州美华钟表眼镜公司印制的《最新西湖全图》,整体尚佳,几近完品。该图《杭州古旧地图集》亦未有收录,其绘制风格、内容、样式、字体、尺寸大小(54×77.5CM)与《杭州古旧地图集》中图212同名的《西湖全图》完全一致,除了左下角的编印单位不同(署名复初斋书局);右上角图名旁无“天下第一风景”几个字,而另作数行沈一大藕粉厂的广告词,其他则分毫不差。

《杭州古旧地图集》收录的图212注明印制时间为20世纪10年代,似有不妥,它应该与笔者所藏这幅《最新西湖全图》在20年代中期印制的,究其故有三:

首先,从位于延龄路(今延安路)与迎紫路(今解放路)交叉处的民初浙省最高军事长官的办公地点——督军署的变化说起,1919年8月淞沪护军使兼第十师师长卢永祥改署浙江省督军,1921年6月通电“各省自定省宪,实现地方自治”,同时成立“省宪起草委员会”;次年6月,卢又宣告浙江自行废督,自任浙江善后督办,那么督军署自然也要改称督办署了。图中该处标注为“督办署”,显而易见,时间上限当在1922年6月之后无疑。

其次,1924年9月江浙战争爆发后,闽浙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于26日进占杭州,其后升任浙、闽、苏、皖、赣五省联军总司令,主政江南五省。“督办署”又变成了“总司令署”,虽然孙传芳也兼任浙江督办,不过督办显然是不及五省联军总司令的,官署自然要用最大的官职来称呼的了。

最后,在孙传芳进占杭州的前一日,雷峰塔倒塌,民间皆以为乃不祥之兆。鲁迅先生也写下了著名的檄文《论雷峰塔的倒掉》,暗讽军阀统治最终覆灭即将到来。此后几年编制出版的西湖湖山图,对雷峰塔的绘制几乎都是呈倒塌状或半截状。30年代以后有的又恢复了倒塌前的形状,但周边景致、建筑物什么的已多有变动,容易区分。因而时间下限大概可定在1924年9月左右。上述分析,不排除有例外状况。

还有一个让我非常感兴趣的细节,就是四周饰以北洋政府五色旗和荷花、牡丹花等相间的花边,与其他西湖湖山图不同的是,它的花边相当宽阔,花边横向宽度为二厘米,纵向宽度为四厘米,搭配协调有致,生动有趣,别具一格。花边的运用恰当得法,可以给人以艺术品般的美感享受,颇有画龙点睛之效。我国早期的各类地图,对地图花边不够重视,多为单调的直线或双直线。而西湖湖山图在地图花边的处理上已达老练、成熟,笔者所藏这幅《最新西湖全图》的花边则可谓绝佳铭品不为过。

作者:林晓风,本文授权转载自“地图守望者”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