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拍卖与投资 >> 正文

古代艺术领衔秋拍 书画收藏越老越贵?

我要评论 来源:北京商报  2020-12-8 9:27:34   浏览次数:
[导读]:12月6日,北京保利拍卖发布了2020秋季拍卖会成绩单:本季拍卖共计专场13个,拍品近2000件,最终总成交额为14.55亿元,共诞生亿元级拍品2件,千万元级拍品23件,500万元级38件。其中,文同、苏轼的《墨竹图》以1.219亿元成交,傅抱石的《二湘图》以1.0465亿元成交,位居本季北京保利秋拍的第一、第二。在业界人士看来,今年国内拍场古代书画、古籍善本佳绩不断,古代书画行情显著走高。厚今薄古、古不如新的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藏家对于传承著录清晰、学术力量深耕的市场尖货不惜重金。

  12月6日,北京保利拍卖发布了2020秋季拍卖会成绩单:本季拍卖共计专场13个,拍品近2000件,最终总成交额为14.55亿元,共诞生亿元级拍品2件,千万元级拍品23件,500万元级38件。其中,文同、苏轼的《墨竹图》以1.219亿元成交,傅抱石的《二湘图》以1.0465亿元成交,位居本季北京保利秋拍的第一、第二。在业界人士看来,今年国内拍场古代书画、古籍善本佳绩不断,古代书画行情显著走高。厚今薄古、古不如新的市场正在发生变化,藏家对于传承著录清晰、学术力量深耕的市场尖货不惜重金。

  最高价的“竹子”

  2020年秋拍季进入尾声。北京保利于12月5日晚间正式收官,文同、苏轼的《墨竹图》以1.219亿元成交,成为本届保利拍卖的榜首,其竞拍过程备受瞩目。

  在“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的35件古代书画作品中,《墨竹图》为本专场唯一一件估价待询的拍品。据了解,此标的从5000万元起拍,至8650万元有新的买家加入,而后一路攀升至9000万元,在9700万元时又有新的买家加入竞价,经过激烈竞争,最终1.06亿元落槌,加佣金1.219亿元由805号买家竞得。《墨竹图》成为史上最高价的墨竹图题材之作,刷新了文同艺术作品的个人纪录,同时成为苏轼第二高价作品。

  据介绍,此件拍品具有多个权威著录,历代递藏。《墨竹谱》对于文同画竹给予了极高评价:“文湖州挺天纵之才,比生知之圣,笔如神助,妙合天成。”以至于后人称“墨竹一派,文石室为初祖”。在文同的交游圈中,苏轼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且后人在论及文同的绘画时,往往推苏轼与之并举,号称“文、苏”。

  对于《墨竹图》的成交,著名藏家刘益谦在拍后表示,这幅文画苏题的作品,拆开一页一页卖价格可能比落槌价高。也联想起2011年买的元人诗唱合卷,验证了古代书画越贵越升值。

  据统计,保利本季拍卖中国书画板块(含当代水墨)总成交额6.96亿元,其中中国古代书画板块(含古籍文献)总成交额为3.45亿元,占据了半壁江山。《墨竹图》之外,明代杜堇《听琴图》2139万元成交;石涛《山水册》1610万元成交。此外,古籍文献专场中的正法念处经卷第十七(鼓山大藏)亦表现不俗,以356.5万元成交。

  在艺评人王晶晶看来,虽然仅仅时隔两个月,但保利秋拍延续了10月保利15周年庆典拍上刷新中国古代艺术品拍卖纪录的势头。“彼时晚明吴彬《十面灵璧图》领衔,本季保利拍卖宋代字画夺魁,足以见得古代书画的分量之重。”

  从冷到热

  相较于若干年前“厚今薄古”的态势,今年的书画拍卖市场已经有所改变。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感慨,虽然疫情还没有结束,国内拍场上不断传出古代书画、古籍善本创历史最高纪录的消息。保利之外,古代书画也成为了其他拍行争战秋拍的明星拍品。

  最贵古籍善本的纪录在刚刚结束的永乐2020首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中创造。宋·龙舒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册》三卷孤本以1亿元起拍,最终由场内买家2.6335亿元投得。这一价格也创造了宋版书的最高价纪录,同时也是世界最贵古籍善本。据永乐拍卖方面介绍,整个“中国古代书画夜场”130件拍品成功落槌,成交率达96.3%,60%以上的拍品超高估价。

  对此,永乐拍卖业务副总经理尚颢表示,“这次古代书画夜场连续8月状态,有130件拍品,规模、数量都几乎比上一场次翻了一个跟头,但本着质量为优先的定位,强调在专业上下功夫”。

  在今年嘉德秋拍的拍场上,重磅的中国书画大观之夜最终也由古代艺术领衔。大观夜场古代部分汇集25件古代书画拍品,有8件成交价迈入千万元行列;两宋之交文坛巨擘朱敦儒《暌索帖》以1.5065亿元成交领衔整个夜场。

  在业界人士看来,今年古代书画市场的火热,基于各个拍行对“冷门”的深挖。保利秋拍上,张为邦的《下元灵佑图》以2622万元成交。著名收藏家、书画鉴赏家朱绍良分析了其学术价值:“我在艺术品收藏上经历了20多年,所看到的《石渠宝笈》150件左右,经手也近30件。可是《秘殿珠林》中的作品却屈指可数。宗教题材的作品是乾隆皇帝最为敬畏的,因此会礼遇有加。”

  “本季拍卖的古代书画明星拍品,可能对于大众来说比较陌生,但是学界却一直看好。拍行也做了许多功课,通过研讨会诠释这些作品的艺术性和史料文献价值。征集也趋向于这些专业、冷门的领域——《暌索帖》在海外飘零了大半个世纪后,此次重归本土市场。即便是大众熟悉的八大山人的册页,也强调蜻蜓题材的罕见性。”王晶晶指出,拍行在今年及时调整了策略,倾向于释出生货、调整低价、深挖学术价值等,因此收到了市场的良好反馈。

  “在中国当代和近现代书画触达到了‘天花板’的背景下,古代书画与之相比就有一些空间可挖,有故事可讲。”收藏家李军表示。

  稀缺资源的竞争

  事实上,在2019年,古代书画就已经显露锋芒。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今年11月9日对外发布的《2019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显示,2019年,占据中国内地市场半壁江山的中国书画板块缩水8.5%,但古代书画逆势增长14.5%。另据一份由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有限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就国画市场规模来看,按交易额计古代国画占据总额的44.5%。

  在业界人士看来,在今年特殊的疫情环境之下,资源和资本集中化的现象将体现得更加明显,拍行的征集、市场运作、品牌形象正在成为决定市场走势的重要因素,而高价古代书画精品更成为拍行在诸多压力下生存、竞争的关键筹码之一。

  虽然富有年代的价值,但古代书画并非越老越贵。在李军看来,古代书画的收藏与国内外学术交流和研究进展密切相关。“顶级藏家对于传承著录清晰、学术力量深耕的市场拔尖儿好物不惜千金。由于面临着鉴定的专业难题,很多市场人士对有疑问的作品不敢出手。受热捧的往往是经过许多学者认可的,著录丰富的作品。”

  据李军介绍,去年清代宫廷画家表现突出,有五件作品进入拍卖前十中,尤其以董诰和钱维城为代表。根据2020年下半年雅昌指数古代书画家排行榜,宋代的董源、李唐位列一二,但前十中明代艺术家占据多数。

  在评论人陈小利看来,前些年古代书画拍卖经历快速增长和回落,现在进入新阶段,很多藏家不愿将拍得的精品再次投入市场中,加之很多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大量精品,导致市场中的精品越来越少,名家精品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最受市场关注的“元四家”“明四家”“清四王”等,而鲜少露面的宋元书画精品更容易引发竞争,拍出高价。

  对于今年秋拍的古代书画市场热,朱绍良的态度较为谨慎:“秋拍告一段落,古代书画成交超出想象,好的拍品依旧亮眼,不过也有‘鸡鸭’飞上天。冲动的买家掌握多少美术史知识、美术理论知识和鉴定知识?希望买家准备好了再进场。”

  身为拍卖行业从业者,尚颢指出:“做古代领域面临很多竞争,甚至还面临着资源枯竭,因为古代绘画存量越来越少,藏家现在基本上处于只买不卖、只进不出的状况。这就造成市场并没有非常丰富的资源可供拍卖公司来选择,在这个时候依然能保证品质,对任何拍卖公司都会是巨大的要求。”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